禅画禅话——感悟人生
2011-08-28 15:11:07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 禅画禅话——感悟人生
 
月亮偷不去

   良宽禅师除弘法外,平常就是居住在山脚下一间简陋的茅棚,生活过得非常简单。有
一天晚上,他从外面讲经回来,刚好撞上一个小偷正在光顾他的茅芦,小偷看到禅师回来
了,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。良宽和悦的对双手空空的小偷说:‘找不到可偷的东西吗?想你这一趟是白跑了,这样吧!我身上的这件衣服,你就拿去吧!’小偷抓着衣服就跑,良宽禅师赤着身子,在月光下看到小偷的背影,无限感慨的说;可惜我不能把这美丽的月亮送给他!‘美丽的月亮’,象征着我们的自性,每一个人,自性中都有无限的宝藏,假如能识得自家宝藏,何用偷窃他物?禅师的惋惜,不能将美丽的月亮送人,正是告诉天下众生,人人都有佛性至宝,

不信是真谛
有学僧请示慧忠国师道:‘古德云:“青青翠竹尽是法身,郁郁黄花无非般若”;不信的人认为是邪说,有信仰者认为是不可思议,但不知如何才正确?’慧忠国师回答道‘此是文殊普贤等之境界,非诸凡夫小乘们所能信受,故《华经》云:佛身充满法界,普现一切群生前,随缘赴感靡不周,而常处此菩提座。翠竹既不出于法界,岂非法身?又《般若经》云:色无边,故般若亦无边,黄花既不越于,岂非般若?故经本不定法,法本无多子。’学僧听后,仍不明白,再问道;‘此中消息,信者为是?不信者为是?’慧忠国师提示更高的意境,答道:‘信者为俗谛,不信者为真谛。’学僧大惊道;‘不信者讥为邪见,禅师怎可说为真谛?’‘不信者自不信,真谛自真谛。因其真谛,故凡夫斥为邪见。邪见者,何能语真谛?’慧忠国师作了总结。学僧方悟究竟真理,不易信也。佛陀初证悟,即慨叹所悟与众生相违,众生认为欲乐为真,佛陀则认为欲乐为假;众生认为佛性真如为无,佛陀则认为是有。故世间之法,莫以信与不信为准,莫不以说好说坏为准,实则是佛道的归于佛道,邪见的归于邪见 。

     这则公案究竟有何含意呢,譬如有人问人像什么?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,因为假如有所像,就有所不像。如果回答说人像鬼,鬼中也有人;如果说鬼像人,人中也有鬼。金刚经说:‘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’‘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’虚空像什么?虚空无相无所不相,正因为虚空无相,才能包容万有;虚空无相,所以像一切的样子。仰山禅师和光涌禅师议论不像驴,不像佛,那么究竟像什么?像自己。唯有见到自己的自性,才能与虚空一个鼻孔出气,像什么?像虚空无相之相。能够凡圣两忘,体用一如,那就是见到无相的真理了 到了龙潭
 
德山禅师本是北方讲经说法的大师,因不满南方禅门教外别传的说法,携带自着的‘金刚经青龙疏钞’南来抗辩,才到南方就受到一位老婆婆的奚落,自此收敛起狂傲的心。他并请问老婆婆,近处有什么宗师可以前去参访?老婆婆告诉他在五里外,有一位龙潭禅师,非常了得。德山禅师到了龙潭,一见龙潭禅师就迫不及待的问道:‘这是什么地方?’龙潭禅师回答道:‘龙潭!’
德山禅师逼问道:‘既名龙潭,我在此巡回既不见龙,又不见潭,这是何故?’龙潭禅师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德山禅师道:‘你非常辛苦,你已到了龙潭!’这天夜里,德山向龙潭禅师请益,站在龙潭禅师座前久久不去,龙潭禅师说道:‘夜已很深,你为何还不下去!’德山道过晚安,告辞回去,走到门口,又再回来,说道:‘外面实在太黑,学生
初到,不知方向。’龙潭禅师就点燃了一支蜡烛给他,正当德山伸手来接时,龙潭禅师就把烛吹灭,德山到此忽然大悟,立刻跪下来,向龙潭禅师顶礼,龙潭禅师问道:‘你见到了什么?’德山禅师回答道:‘从今以后,我对天下所有禅师的舌头,都不会再有所怀疑 了。第二天,德山禅师遂将疏钞取出焚烧,当火焰上升时,他道:‘穷诸玄辩,若一 毫致于太虚,竭世枢机,似一滴投于巨壑。’
生从何来?死往何去?这是一般人经常想到的问题,甚至不少人都在探究的问题,但都没有人揭破这个谜底。释迦牟尼佛和历代禅师们道出了原委,又不易为人了解。生命有隔阴之迷,意即换了身体就不知过去一切,故千古以来,生命之源,一直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其实生命的形相虽千差万别,而生命的理性则一切平等,佛教的缘起性空、三法印、业识、因果等的义理能通达明白,则生从何来?死去何处?即不问可知了 。

 

经典,再究竟的讲说,仍是分别知识;禅门无言,终究是无分别心的证悟。夜晚,是黑暗的,点了烛火又再吹灭,这意谓着外在的光亮熄灭以后,内心的禅光就会亮起来了,这个禅光,看清楚了真我,所谓语言文字,分别意识都是大海一滴了

我是侍者
南阳慧忠国师感念侍者为他服务了三十年,想有所报答他,助他开悟,一天呼唤
道:‘侍者!’侍者一听国师叫他,立刻回答他道:‘国师!做什么?’
国师无可奈何的道:‘不做什么!’过了一会,国师又叫道:‘侍者!’
侍者立刻回答道:‘国师!做什么?’国师又无可奈可的道:‘不做什么!’
如是多次,国师对侍者改口叫道:‘佛祖!佛祖!’侍者茫然不解的反问道:‘国师!您叫谁呀?’国师不得已,就明白的开示道:‘我在叫你!’侍者不明所以道:‘国师!我是侍者,不是佛祖呀!’慧忠国师此时只有对侍者慨叹道:‘你将来可不要怪我辜负你,其实是你辜负我啊!’侍者仍强辩道:‘国师!不管如何,我都不会辜负你,你也不会辜负我呀!慧忠国师道:‘事实上,你已经辜负我了。’

Copyright @ 2009-2011 中华佛教准提网 版权所有 地址:中国·陕西·韩城·庆善寺 邮箱:zhangyong195738@126.com

助建寺院、塑造佛像捐款请点击进入随缘乐助

本站法律顾问:殷鹏星律师 陕ICP备09016926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22号 技术支持:正义传媒